搜尋

來來回回─安妮塔

本見證翻譯自

The Unusual Suspects,2008年出版

經作者Richard Gibson牧師同意轉載


我是 1937 年出生於英國的利茲,我的母親利百加用嚴格的正統猶太教方式來教養我。她和家人是從拉脫維亞附近的小鎮里加移民到英國。他們住在利蘭茲,是當時利茲的猶太人社區。對於居住在那裡的猶太移民來說,那是一段艱苦的過去,因為出現在約克路的法西斯黑衫軍經常毆打猶太人,移民並沒有讓生活變得更輕鬆。

記得有一次我和媽媽一起搭電車,突然一個女人衝過來對我們尖叫:「你殺了基督!」媽媽回答:「別胡鬧了」,但卻招來一陣謾罵,於是我們趕緊在下一站下車。我們經常被稱為「骯髒的猶太人」、「Sheeneys」(辱罵猶太人的用詞)並被告知「回到你自己的國家」。有一次我在被罵「Sheeney」後哭了起來,我母親的朋友莎莉阿姨安慰我說:「不要哭,當他們這麼叫妳時,記住這代表你是一顆閃亮的星星(譯者註sheeny)。」我知道並不是那個意思,但卻讓我感覺好多了!

我的祖母是一位相當正統(Orthodox)的猶太婦人,有一次在學校聽到我只是簡單地提到「耶穌」這個名字後,就把我趕出了家門。我感覺很困惑,不知道說出這個名字有什麼錯,於是祖母讓我在外面站了半個多小時。當我終於被允許進屋時,她禁止我再次說出「那個名字」。

我的父親肯尼思.赫伯特.基奇(Kenneth Herbert Kitchen)與母親離婚後就移民到美國,並在芝加哥加入了黑幫,他是參與謀殺一名警察的Zinkle幫派成員。與我感情疏遠的父親被驅逐出境回英國後,他在利茲的科堡街開了一家脫衣舞俱樂部。在我母親提供線索後,這間俱樂部後來被警察突擊搜查並關閉。我媽媽離婚後帶著我們到處搬家,小時候我曾住過利茲、卡爾地夫、都柏林、倫敦、布萊克浦和加拿大。

十二歲的時候,我在傳統的猶太教成長過程中,經歷一段戲劇性的變化。我有住在妓院的痛苦經歷,因為我母親男友的妹妹是「夫人」,或者用現代的話說,是經營妓院的老鴇。我看到孩子不應該看到的事情,並被許多好色的男人求歡。我痛恨這個地方!

我並不是一個快樂的孩子,因為媽媽經常搬家,所以我很習慣逃學。和往常一樣,我又被捉到了,但這次我卻被帶到法庭並送到「中途之家」兩週,直到法庭決定如何處置我。這對我來說不是一個很好的記憶。最後,我被判決送去阿姨和舅舅的家住兩年同時觀察。十四歲的我,被當作罪犯對待!在親戚家裡這段時間,我被當作奴隸對待,雖然我很痛苦,但還是得要服從,因為他們威脅說,如果我不這樣做,就要把我送回「家」。於是,我每天晚上都哭著睡覺。經過兩年的觀察,我又回去和媽媽同住。

我的噩夢似乎永遠不會結束,直到我母親決定搬到加拿大時才離開英國,我們的命運總算有些不一樣。後來媽媽認識並愛上了埃利斯,結果他成為了我從未有過的父親。為了娶我的母親,他皈依了正統派猶太教,隨後他們搬到利茲與我的祖母同住。

然而,悲傷、創傷和痛苦一直糾纏著我的家人,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並沒有持續很久。我的哥哥和生父住在一起,生活非常不開心。之後,母親家遭到歹徒闖入偷竊,她遭受竊賊猛烈的襲擊,此後從未完全康復,並在心理和生理上留下難以抹滅的傷痕。


真相與絕望

過了幾年,我遇到一些熱愛彌賽亞耶穌而且善良、真誠的人,因此我真的很想再次聽到「那個名字」。肯和伊迪絲是一對相信耶穌的可愛猶太夫婦,他們帶我去聽艾力克.哈欽斯的著名講員分享,我覺得好像聽到了一個宇宙絕對的真理直接對我說話。我感到不舒服,但卻又很興奮。艾力克說,獲得新生活或真正快樂的方法就是透過彌賽亞耶穌,那時我完全相信他所說是真的。我拒絕絕望,馬上接受耶穌作為彌賽亞和主進到我的生命中。我是正統派猶太人的事實並沒有讓我猶豫,在那一刻身為一個猶太女性的我,只是被歷史上耶穌是誰的真相所吸引。

幾年後,我親愛的弟弟自殺了,他似乎永遠無法感到快樂,並且罹患嚴重的憂鬱症。我無法理解為什麼神允許我的弟弟以自殺的方式死去,因此我轉離了上帝。我對上帝非常生氣,甚至把聖經丟到房間裡,多年來我把所發生的事情歸咎於祂。六年後,我的親生父親也自殺了,我又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絕望和痛苦中。至於我的母親則是得了癌症,我負責照料她。有許多問題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但是我那些喜歡「那個名字」的新朋友們從未離開我。


再次回來

經過多年的憤怒和懷疑後,好朋友海倫邀請我去參加彌賽亞團契的聚會。在那裡,我遇到其他熱愛並接受耶穌作為彌賽亞和主的猶太人。參加聚會時,我開始敞開心扉,祈求上帝原諒我多年來的悖逆和懷疑。當痛苦、疑惑、苦澀和迷茫的雲霧漸漸散去,終於看到神一直在背後關心著我,並且發現我是被憤怒蒙蔽了雙眼,我問自己怎麼會懷疑祂對我不改變的愛呢?我總覺得在生命的所有經歷中,有人看顧著我;而在最痛苦的時期,總是有人「以那個名字」對我很友善,這並非偶然。我的生活被兩個自私的人——我的父母——毀了,但被最無私的神——拿撒勒的拉比——恢復了!

我有一個很棒、很關心我的丈夫,他一直陪伴在我身邊,總是在我生病時照顧我。我也有三個可愛的女兒、孫子和曾孫們,我每天都感謝上帝賜給我這麼多的祝福。雖然生活仍然充滿挑戰和痛苦,但如今不同的是,我不再憤怒、絕望和責怪上帝,而是轉向祂所應許的力量。我知道當我處於低潮時,祂的力量會幫助我渡過難關。當我接受甲狀腺手術時,我證明了這一點。還有當我在處理因繼父埃利斯去世而帶來深深的悲傷時,原因是埃利斯比我親生父親更像一個真正的、充滿愛心的父親。我的兩個父親都離世了,但我很感激有一位天父,即使我有時想拋棄祂,但祂永遠不會離開我,也不會拋棄我。


20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