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信主的猶太人朱立安

已更新:2022年1月1日


本見證翻譯自

The Unusual Suspects,2008年出版

經作者Richard Gibson牧師同意轉載

我在一個源自印度的傳統猶太正統派家庭長大,我和我的父親幾乎每個安息日和猶太人的節期都去會堂參加聚會。雖然我在一個敬畏神的家庭長大,但是我並不知道神的愛,至於耶穌基督,我的父親從來沒有提過祂。成年禮之後我就不再去會堂,我成功的遊說父親,在安息日踢足球是更加善用我的時間。足球是我的最愛,我幾乎把神置之於度外我想過自己的生活,嘗試做很多的事情,但是我卻感覺到非常的空虛,生命沒有什麼意義。

我的太太愛麗森是個基督徒,我們還是男女朋友的時候,我覺得她的信仰對我來說是一個威脅,因為愛麗森希望我可以跟她去教會,然後加入她的信仰,相信耶穌是彌賽亞。當時愛麗森參加倫敦的英國聖公會福音派教會All Souls,她要我去參加教會的慕道班課程,我心想不可能,我是一個聰明的律師,充滿懷疑,我不是一個笨蛋,慕道班的課程不是為我設計的。除此之外我是一個猶太人,傳統上基督教的世界對猶太人充滿敵意,我怎麼可能去一個充滿敵人的世界。我不去教會最正當的理由是,主日崇拜和慕道班都跟踢足球的時間衝突。但是我壓根不知道自己無法跟神的旨意對抗!有一天足球隊來了一個神秘隊友,他的犯規深深地影響到我,以至於我不能再繼續踢足球,所以只好跟愛麗森去參加教會的慕道班,只是我抱著保留的態度和敵意。然而,以一個充滿懷疑的律師角度來看,我根本無法指出信仰上有任何的漏洞。更令我驚訝的是,我還重複參加一次這樣的課程。

最終,愛麗森覺得她必須在神和我中間做一個抉擇,她選擇了神。這個決定令我們兩個心碎,但是我又不能夠假裝去相信一個信仰,如果我相信耶穌基督,就是對猶太身分認同的一個背叛。幸運地,我們接受教會一個資深基督徒的輔導,雖然好像我跟愛麗森要分手,然而,我卻開始建立一個我人生中最特別的關係。

一個禮拜天的早上,愛麗森正在參加教會的主日崇拜,我則是坐在咖啡廳裡等她,桌上放了三份報紙、早餐、一杯咖啡和一本聖經。在等待的時候,我以為可以很快的把慕道班作業寫完,但事實卻相反,除了聖經以外,其他東西我都沒碰,我發現我所讀的聖經內容是簡單純正的真理,馬可福音的真理更是令人振奮,而我正在經歷早期耶穌的門徒所感受的。對我而言,耶穌被釘死然後從死裡復活好像才發生,聽到復活的好消息,我心裡感到十分興奮,我從來不知道這個訊息。正當歡欣鼓舞之際,我頓時驚慌失措,想到跟隨耶穌的後果會怎麼樣?我的身分和猶太傳統文化呢?最關鍵的是我的家人和猶太朋友會怎麼想?這一大堆障礙我如何獨自面對?於是神牽著我的手幫助我面對每一個障礙,並且帶領我跨越。

1996年12月我跟愛麗森在教堂結婚,我們的家人和家族都奇蹟式的參加婚禮,甚至有人說這個婚禮是何等地令人感動,而婚禮的中心卻是耶穌基督。我們的婚禮在一個美麗的罩棚下舉行,就像傳統的猶太婚禮,除了猶太身分的認同,最重要的是神的同在。跟隨耶穌的人生並不簡單,而且也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更別說是一個猶太人跟隨耶穌。跟隨耶穌並不表示我已經完全了,相反地我常常覺得自己不配神的愛,但我知道耶穌基督是道路、真理、生命,而且我已經在父神裡面找到真正的平安,這位神就是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透過彌賽亞耶穌基督,神將先知書中所應許的,完全在基督裡實現,因著耶穌基督,我與神有一個最特別的關係!


59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