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猶宣小問答》行動篇

已更新:2021年12月11日


一、我要如何參與猶宣?

我應當如何參與在聖經中帶有極大應許(羅十一11~12)的宣教工作呢?建議可依照各人的負擔採用以下方式:

1. 以禱告參與一些猶宣差會的事工

目前的猶宣差會包括:國際猶福差會(International Mission To Jewish People)、選民事工差會(Chosen People Ministry)、猶太人歸主協會(Jews For Jesus)以及One for Israel(主要在以色列本土作宣教事工,他們傳福音的方式與表達的口氣比較強烈直接,就像以色列本土的猶太人)等差會。選民事工差會有以賽亞書53章佈道運動,在YouTube上可以觀看信主猶太人的得救見證。One for Israel在YouTube上也有教導的影片,以及信主猶太人得救的見證(I met Messiah)。

以上差會的網站可以幫助你和教會認識猶宣、差會和宣教士的代禱資料,不論差會或宣教士都迫切需要你以禱告來同工,並且網站中有許多可以學習和認識猶太人背景文化的資訊。建議你可以在教會提出為差會的猶宣工作禱告,或者在你居住及工作地區開始一個為猶宣事工的禱告會。

2. 參與差會舉辦的短宣或訓練課程

如果你有負擔且有機會參與短宣或訓練課程,對猶宣的認識將會有實質的助益。例如:國際猶福差會或選民事工差會暑假都會舉辦短宣活動。此外,差會所提供的書目也會幫助你更加了解猶宣,並且實際體驗如何向猶太人傳福音的跨文化宣教經驗。當你清楚神的呼召、預備向猶太人傳福音,在踏上長宣之前,參加短宣也是很重要的。

3. 成為差會的夥伴義工或同工

可與差會密切合作,成為差會地區的代表,也可以請差會的宣教士到教會或小組中分享。如果你住的猶太區域有宣教士在當中,你可以和宣教士合作,一起成為探訪猶太人的義工。

4. 透過網路向猶太人傳福音

全球猶太人約有一千四百五十多萬(14,511,000),僅佔全球總人口數的0.2%,如果你有接受過「如何向猶太人傳福音」的訓練,透過網路向他們傳福音是有可能的(當然這也關係到你所專長的語言),例如:藉由臉書(Facebook)你可以接觸到猶太人,傳福音給他們。

5. 成為向猶太人傳福音的全職宣教士

成為全職宣教士的前提是,你必須清楚神的呼召。差會應該重視與教會的合作,不管是差派的母會或是宣教工場上合作的教會,因為宣教的使命是神賜給教會的。

6. 奉獻時間或金錢

如果神感動你成為支持差會猶宣工作的夥伴,建議在你的能力範圍內奉獻時間或金錢。我們既然在猶太人屬靈的好處上有分,求神使你我在支持猶宣經費的實際需要也上有分(羅十五27)。


二、我要怎麼跟猶太人做朋友?

保羅提到「向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林前九22b~23)在傳福音上,使徒保羅鼓勵我們以基督旨意為依歸,但保有彈性與創意。

我的同事們和其他宣教士常約猶太人在咖啡店喝咖啡或喝茶,特別是在做朋友的初期,之後開放自己的家接待猶太人,當然原則仍是男對男、女對女(遇到同性戀或變性者又另當別論),除非有另一個朋友在場幫忙接待。此外,姊妹需要有靈巧和智慧,以免落人口舌。我的一個猶太好朋友圈全都是女性,偶而我們會邀請她們的先生或伴侶們加入活動。她們喜歡來我家過中國年、吃年夜飯,所以和猶太朋友一起吃飯分享食物很重要。究竟要怎麼跟猶太人做朋友,以下是一些建議:

1. 了解猶太信仰、歷史文化、飲食規條和猶太節期:

先了解你的猶太朋友背景有助於接待。例如:我們本地的猶太節期福音性聚會所提供的食物以素食為主,這是一個比較方便的措施。究竟要預備什麼食物,就看你的猶太朋友守飲食規條的嚴謹程度。我的猶太朋友喜歡我做的糖醋雞,我會去猶太店買符合猶太教規(Kosher)的雞肉,也就是放過血且經過拉比認證。我的一個希伯來文老師是非常嚴謹的猶太女士,我們聚餐時,她會自己帶免洗餐具和一些食物。

若不能一起吃飯,還可以選擇去欣賞音樂會,參觀劇場藝術,透過活動建立友誼,一般而言,猶太人是喜歡藝術的。除此之外,你也可以在猶太節期,例如:逾越節、猶太新年和修殿節寄卡片給你的猶太朋友,表達你的關心以及對他們的文化感興趣,你可以問猶太人如何過逾越節,假如你們彼此已經建立信任的友誼,他們可能會邀請你去家裡過節。另外,還可以表達有興趣參觀他們的會堂。同樣的,你也可以邀請他們參加你的活動,例如:你的教會舉辦國際之夜福音性活動,你可以考慮邀請他們。求神賜下智慧,讓你們可以融入彼此的生活中,成為傳福音的橋樑。

2. 接觸「背包客」和他們做朋友的傳福音方式:

猶太人,特別是來自以色列的年輕猶太人,在學習告一段落之後,他們會出外旅行一年半載,此時就是接觸背包客的好時機。香港的Stepping Stone Twins是兩位有心向猶太人傳福音的香港姊妹所設立,她們接待以色列的背包客,免費義務導覽,藉此建立友誼並傳福音給以色列人。

有一年的聖誕夜,我的猶太鄰居請我去幫忙她的猶太朋友,這位朋友剛出院且患有憂鬱和焦慮症,她對我說,兩年多來因為生病所剩下的朋友屈指可數。感謝神,她來參加我們的逾越節福音性聚會,當天晚上,她就真實經歷耶穌的臨在。由此可見,當你對猶太朋友伸出真誠的友誼之手,他們一定可以感受得到。



三、我不會希伯來文也可以跟猶太人傳福音嗎?

並非所有的猶太人都很熟悉希伯來文和希伯來文聖經(又稱塔那赫Tanach,分成三部分:妥拉、先知書及聖卷),除非你住在以色列或特別要向以色列人、正統派與極端正統派的猶太人傳福音,你至少需要學習現代希伯來文。因此,會希伯來文不是跟猶太人傳福音的必然條件。

猶太人對於福音的反應,從耶穌的時代以來並沒有太大改變,在馬太福音十五章3節耶穌回答他們:「你們為甚麼因你們的傳統而違反上帝的誡命呢?」(和合本修訂版)有不少猶太人看重拉比的教訓與傳統,勝過耶和華神的話,這成為絆倒和攔阻他們認識真神的路障。

通常猶太人在會堂一年要讀摩西五經(律法書)一遍,他們覺得律法書是神對人說話,也是神的話,比較重要。先知書是先知代表人向神說話,而聖卷的地位是人對神說話,不如律法書重要,所以和猶太人談到先知書中有關彌賽亞的預言,他們接受的程度比較低,因此我會引用申命記三十章6節「永恆主你的上帝必給你的心和你後裔的心行割禮,使你全心全意愛永恆主你的上帝,使你得以活著。」(呂振中譯本)和他們談論人心需要被神行割禮、被神除去污穢。記得有一次我跟猶太朋友提到這段經文,她非常的驚訝,竟然有這樣的經文存在摩西五經中,但是整個過程我根本都還沒有用到希伯來文聖經。

如果猶太人願意聽,我會跟他們分享聖經的新約也有提到心中受割禮,「唯有在內心作猶太人的才是猶太人;割禮也是心裡的,是靠著聖靈而不是靠著儀文。這樣的人所受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而是從神來的。」(羅二29,新譯本)這裡並不是指教會取代猶太人,因為不論猶太人或非猶太人的心,都需要被神行割禮與除去污穢,而在基督裡我們的心已經受了割禮。

歌羅西書二章11節說:「你們也在他裡面受了不是由人手所行的割禮,而是受了基督的割禮,就是除掉你們的罪身。」(新譯本)我常會引用一位佈道家的話「人類問題的核心是人心裡的問題」,人心需要被神除去污穢,被神改變,好讓聖靈可以將神的話寫在我們心版上,彌賽亞耶穌正是為了在我們心中行割禮而來。

如果你有時間,可以在護教的方面裝備自己,例如:Dr. Michael Brown所寫的《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五本護教書就非常實用。我們不是要贏得辯論,乃是讓聖靈做扭轉的工作,在猶太人的心靈上,透過神的話語使他們的心眼被打開。當然,禱告是我們傳福音的祕密武器。不管你會不會希伯來文,願神使用你的特質向猶太人傳福音。


四、接觸猶太人的方式有哪些?

我們參與三一神的工作,主導者當然是神,因此要禱告求神使我們敏感於祂的帶領。如果你有心於猶宣,建議和成熟的基督徒與全職宣教士一起合作,這將會在宣教上帶來很大的助益。

由於猶太人對宣教士有極負面的觀感,許多時候並不如一般基督徒有較大的傳福音空間,例如:有些基督徒在職場上接觸的猶太人,宣教士不一定能遇到,而宣教士可能會因為自己的身分,顧忌太多而無法放手去做。福音事工本來就應該團隊合作,與神、與人同工。因此,一般接觸猶太人的方式如下:

1. 友誼佈道:

生活在猶太人居住、工作和休閒的區域,建立良好的友誼橋樑,藉此讓福音被傳揚是不可或缺的。透過你的猶太朋友,你可以認識他的猶太朋友圈,當然,被猶太朋友接納和信任需要長期的投資。

我們對猶太人傳福音可以採用全人關懷的方式,猶太人能感受到你是真誠關心他的身心靈狀況,所以有時我的猶太朋友會問我的看法──從一個基督徒神職人員的角度來發言。但有時他們只要你的友誼不要你的信仰,這會因此讓你經歷長期的熬煉,所以我們需要從神而來的智慧,知道何時該踩煞車。

2. 進入猶太社區、參加活動、了解猶太文化:

如果你有猶太朋友帶你進入他們的群體會比較理想,就像我拉著希伯來文老師的衣襟,和她一起去參加猶太人的希伯來文查經小組。猶太人經歷太多歷史上的逼迫,不論是來自教會或掛名的基督徒,以至於他們的警戒心非常高。所以,假如你要參加他們會堂裡的敬拜儀式,有個猶太朋友與你同行,會讓你的心裡比較舒緩些。不過,他們可能還是會為著安全起見檢查你的皮包,因為正統派猶太人通常只帶鑰匙不帶皮包。

一般猶太社區有屬於他們的報紙和網路資訊,你可以從其中找到希伯來文班、以色列民俗舞蹈班、橋牌社、猶太電影俱樂部、猶太人的羽球或足球俱樂部、猶太人的合唱團以及談論他們關切議題的演講和辯論,你可以選擇一個社團加入。此外,還可以去猶太人所開的店買東西、吃飯,或是進入他們的社區中心和老人院當探訪義工等。

有段時間我為了要認識猶太人,我的牙科醫生、驗光師、水電工、聲樂老師和英文演講老師都是猶太人。我也曾經參加為了紀念以色列建國五十週年所舉辦的藝術展,當然,你進到猶太人的圈子畢竟是客人。另外,你所選擇加入的才藝班或團體必須是真正有興趣的才行!

我有一位信主的猶太朋友來到英國後,英文不如本地人好,所以他成為一個修理工。他的工作頗獲猶太人賞識,而且有很好的口碑,因此,常有機會進入猶太人的家工作,靠著神的智慧,他在完工或工作告一段落時,就會跟猶太人做見證並向他們傳福音。願神開啟我們向猶太人傳福音的門!


五、信主的猶太人會保留原來的身份與文化,還是接受基督徒的新身份?

我常常向猶太朋友強調,信耶穌這位彌賽亞是我們從罪人悖逆的位置轉向愛神、順服神的 跟隨者。我有一位信主的猶太朋友,他稱自己是被成全的猶太人(complete Jew),沒有耶穌這位彌賽亞,他們的生命並不完整。耶穌是猶太人,因此信耶穌是猶太人最應該做的事。

「你們從前遠離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裡,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因他使我們和睦(原文作:因他是我們的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藉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弗二13~15)這段經文一直是我在回應這個問題時的立場。信主的猶太人和非猶太人應當在一起崇拜,因為主耶穌已經將兩下合而為一。其實將來在天堂也是萬族萬民的敬拜,信主的猶太人應該要習慣這一點,除非是語言上的隔閡,例如:在柏林講俄羅斯語的信主猶太人,可能就需要成立信主猶太人的聚會點,因為他們的德文也許沒有好到可以加入當地的德語教會。我不是要猶太人放棄自己的文化,像過去教會歷史用強迫的手段要猶太人信主,並且放棄自己的文化。尤其教會也不能強加教會的文化在信主猶太人身上,只要信仰的福音真理沒有被妥協,文化就有它存在的特色與價值,但是文化需要臣服在神的福音真理之下。

我在本地有一位信主的猶太朋友,在信主以前他將彌賽亞的預言經文認真地研究過,對於福音真理有深刻的認識,因此信主的根基很紮實且堅固在神的話語上,他現在是教會的長老而且非常熱心傳福音。然而,並非所有猶太人信主都有這樣的結果,在我週一的信主猶太人查經班小組,就有兩位信主的猶太人不願意去教會和非猶太人一起敬拜神,覺得教會的文化對他們很疏離,其中一位有時候也會感到屬靈上的飢餓,因為沒有和其他信主的弟兄姊妹一起團契。畢竟只有在小組裡面查經和在家看YouTube講道是不夠的,許多人(包括猶太人在內)在尋找一個完美的教會,但是這樣的教會似乎非常稀有,也許根本不存在,當信主猶太人因為這個原因拒絕去教會時,我覺得這是他們的虧損。

若是可能,信主猶太人可以試著與非猶太人的基督徒一起崇拜,另外再成立信主猶太人團契。我有一個朋友就是這樣做法,他雖然不是猶太人,但精通聖經和現代希伯來文,並且對猶太人的傳統習俗和禱告文也非常了解,他用這個團契成為傳福音給猶太人和造就信主猶太人的平台,我個人覺得這是比較平衡的模式。如果神帶領全職宣教士和有心向猶太人傳福音的基督徒成立彌賽亞會堂,我也希望他們常常與其他教會肢體有聯誼團契的機會,避免成為一個只向內看的團體。其實我有未信主的猶太朋友認為彌賽亞會堂既不是基督教也不是猶太教,這樣的看法我們需要放在宣教的考量中,讓我們凡事所行,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



六、傳福音給猶太人有什麼禁忌?

傳福音給猶太人是要帶領他們歸向及轉向三一神,並不是從一個宗教改信到另一個宗教。猶太人對改信或皈依(conversion)這個字很敏感,所以我們應當強調信仰(faith),也就是與神建立正確的神人關係。假如我們提到「宗教」這個字,很快就會讓猶太人聯想到過去的歷史,因著基督教或假藉耶穌基督和教會名義進行的宗教迫害。

在過去西方的教會歷史中,希望猶太人改教而用逼迫的方式,讓猶太人刻骨銘心。即使我們華人從來沒逼迫過猶太人,甚至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到上海避難的三萬猶太難民,超過了加拿大、澳大利亞、印度、南非、紐西蘭五國當時所接納的猶太難民總和,結果仍舊遭受池魚之殃。[1]所以在接觸猶太人的時候,建議用集會點(assembly)替代教會(church)。當你提到猶太人,請用the Jewish people,不要用the Jews,因為後者隱含不尊重的意味。另外,以「塔納赫」(希伯來文聖經)取代基督徒所稱的「舊約」較為恰當,因為對猶太人而言,他們只相信希伯來文聖經,不相信新約是神啟示的話語,他們認為新約只是基督徒斷章擷取舊約所寫的註釋而已,完全沒有神話語的權威。

當你在傳福音時,不要一開始就掉進三位一體的神學教義難題中,或是童女懷孕的議題裡,應該把中心放在耶穌基督的身上。不要問「你是否期待彌賽亞的來臨?」因為不是每個猶太人都有這樣的期待;可以問「你認為耶穌基督是誰?」其實猶太人沒有花很多時間認真思想「究竟耶穌基督是誰?」甚至覺得耶穌基督與他們沒有太大的關係,因為猶太人認為耶穌基督是給基督徒的。雖然現在比較多的猶太人承認耶穌基督是猶太人,但是大部分的猶太人不會馬上將基督與彌賽亞連在一起,只會覺得它是耶穌名字的一部分。

極端正統派的猶太人認為耶穌是叛教的猶太人,而且是猶太民族的大仇敵,一個迫害性宗教的創始人,因為這個宗教,歷代以來的猶太人忍受了無數的艱辛與迫害。在以色列境內,極端正統派猶太人稱耶穌Yeshua為Yeshu(願他的名字和記憶被抹去),他們並不認為耶穌是救贖主。非正統派猶太人對耶穌比較有正向的評估,雖然他們之間的意見也很分歧。有些人看耶穌是一位偉大的拉比,因為被後來的跟隨者錯解,導致基督教的誕生;有些人認為他是一個智者、先知或神秘的宗師,以致有些人認為我們不太能認識耶穌,因為他是神秘的宗師,進而對我們所提供認識耶穌基督的資料表示懷疑,尤其猶太人不認為耶穌基督是道成肉身的神。

猶太教對猶太人而言是一種生活樣式,一種身分的認同,猶太人認為如果他們信了耶穌基督就不再是猶太人。因此,我們有很多事情要做,要幫助猶太人瞭解耶穌基督是他們當中的一位,相信耶穌基督是做一件最屬於猶太人的事。我 們因為關懷和愛猶太人,才會積極地傳福音給他們。不過,表達這份愛與關懷要適切,否則會讓猶太人雞皮疙瘩掉滿地,這是要避免的,不要還沒有傳福音給猶太人之前,他們就先被你的愛嚇跑了!


七、面對生活在不同地區的猶太人,傳福音的策略應該有什麼調整?

相當多的猶太人居住在大城市,例如:特拉維夫3,569,500、紐約2,107,800、耶路撒冷932,900、巴黎275,000、芝加哥294,300、倫敦195,000 等(2019 Berman Jewish DataBank)。因此,國際猶福差會(International Mission To Jewish People)和猶太人歸主協會(Jews For Jesus)都將注意力放在向城市的猶太人傳福音,而城市宣教所會碰到的問題,也挑戰我們傳福音的策略。2018年5月,IMJP和JFJ在耶路撒冷傳福音,他們共帶領58位猶太人信主,其中一部分著重在幫猶太人戒毒,他們所做的戒毒事工蒙神大大祝福。特拉維夫每年暑假有同性戀大遊行,2018年約有200,000參與,從極端正統派到無神論的猶太人都有,這也是猶宣需要面對的一大挑戰。

我們還可以使用創意性的方式向城市猶太人傳福音,例如:在巴黎和布達佩斯舉辦信主猶太人藝術展覽福音事工、舉辦音樂會和關切猶太人的講座吸引他們參加,也使用戲劇、街頭佈道和逐家佈道的福音策略,不過倫敦宣教士的逐家佈道卻不適用於巴黎。此外,我們針對新世紀猶太人的福音行動也是傳福音的策略之一,新世紀猶太人受到ACIM的影響不小(《A Course In Miracles》有人稱之為新世紀的聖經,這是已故猶太心理醫生所寫的書,她強調人沒有罪惡和邪惡,所需要的就是愛),我碰到其中一位猶太人認為彌賽亞就在我們裡面,不假外求,我們就是彌賽亞的一部分。我對他說,在伊甸園裡,人選擇要成全自己的旨意而不要神的旨意,他同意當人做這樣的選擇時,生命就會變得一蹋糊塗。我說,因為在伊甸園我們的形像墮落了,所以需要從神來的拯救,就是彌賽亞耶穌。感謝神,在我們向他清楚解釋福音後,他願意邀請耶穌基督進入心中,也意識到自己的生命需要改變。

當IMJP在以色列的醫療事工需要量不再那麼多時,這個差會在以色列另外發展出版事工,成立葡萄園出版社,出版現代希伯來文兒童圖畫聖經,在耶路撒冷當地參與書展和舉辦講座。他們的同工史亞里的重點事工,是在大屠殺倖存者中傳福音。他們之前在澳洲除了在雪梨的海灘發單張外,也曾做「背包客」事工。他們紐西蘭的同工則是舉辦猶太希望學校,吸引對猶太文化或希伯來文聖經有興趣的人,其中包括猶太人在內,直到2018年總共舉辦了三十六屆。在傳福音的事上,需要有神的帶領、環境的預備與個人的專長,祈求創造的神常常啟發我們傳福音的創意、策略與方式。


八、如果傳福音被拒絕,我要怎麼調整心態?

如果你問我傳福音給猶太人有哪些困難?我會說,常常面對拒絕是其中之一。通常他們不是拒絕我們,而是拒絕我們所傳的福音或彌賽亞耶穌。此時,我會回到神的話語中,祂對猶太福音事工的應許(例如:羅馬書十一章十一節到十五節),將眼睛專注在神身上,我會比較在乎神對我的看法過於人(包括猶太人)。當然,被拒絕一定不好受,有時會覺得好像在情緒上被賞了一個巴掌,有時像被烤過一樣,但我會對自己說,我還沒有為福音喪命,這樣的對待並沒那麼壞。或許你可能會很想反擊,就連馬丁路德這麼精鍊的神學家也常吃猶太人的閉門羹,因此,我們被猶太人拒絕不要感到太稀奇,馬丁路德的因信稱義對我們的信仰和教會貢獻如此大,也免不了在猶宣上栽了一個跟斗,他心中迫切希望每個人都相信福音,不過猶太人卻硬著頸項,導致希特勒利用馬丁路德的思想和態度,使得二次世界大戰六百萬猶太人遭遇有計畫的屠殺浩劫,今天猶太人拒絕福音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在這點上過不去。

我面對拒絕太過頻繁時,會覺得好像在乾旱無水之地工作很久,不容易看到果效。每當有猶太人信主,你會知道這是神的工作,因為改變人心的是聖靈(林前十二3),我們只是向猶太人指出永生的路標而已。我最近感到安慰的是,一位信主的猶太朋友要傳福音給本地的猶太朋友們,她對另一個信主的猶太朋友說,要叫猶太朋友相信耶穌好難啊!當然,我不是幸災樂禍,乃是知道我並非唯一被猶太朋友拒絕的人。有時猶太朋友對我們傳福音給其他猶太人很不以為然,也可能因此斷送友誼。儘管如此,我要借用一個猶太人說的「Let go and let God」讓神來主事。傳福音給猶太人不是一件錯誤的事,不需要因為歷史上猶太人被迫害而覺得愧疚不敢傳,事實上,不傳福音給猶太人才是一個反猶太人的態度。

以賽亞書五十章4-9節是我在更深入投入傳福音事工時讀到的經文,「……因此我板著臉好像堅硬的燧石,我也知道我必不會蒙羞,……那稱我為義的,與我相近;誰與我爭訟呢?讓我們一同站起來吧!誰是指控我的?讓他就近我來。看哪!主耶和華幫助我,誰能定我有罪呢?……」(和合本)當時我就祈求神,使我的臉皮比傳福音的對象更厚,不怕被輕看、不怕被拒絕!






參考書目

  • Bock, Darrell L.; Glaser, Mitch. To the Jew First.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2008.

  • Brown, Michael L. Answering Jewish Objections to Jesus, Vol 1-3.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2000; 2003.

  • Brown, Michael L. What do Jewish people think about Jesus? Grand Rapids: Chosen Books, 2007.

  • Kjær-Hansen, Kai edited. Jewish Identity & Faith in Jesus. Jerusalem, Caspar Center, 1996.

  • Morris, Paul. Telling Jews about Jesus. London: Grace Publications, 1994.

  • Rosen, Moishe and Ceil. Share the New Life with a Jew. Chicago: Moody Press, 1976.

  • 陳紫蘭。《我愛猶太人──給華人教會的一個挑戰》方少琪譯。香港:宣道,1995。


[1] 例如:素有「中國辛德勒」之稱的中華民國駐維也納總領館的前外交官──基督徒何鳳山,在當時各國都忌憚與納粹德國交惡,不願發簽證給猶太人的國際情勢中,卻冒著危險,違抗上級命令,連因此使館被納粹沒收,仍自掏腰包租小公寓當使館,繼續對猶太人廣發簽證,協助他們逃亡至上海。這英勇感人事蹟在何鳳山生前連家人也未聽聞,只聽他提起曾救過一猶太人家庭,其回憶錄《我的外交生涯四十年》著墨亦甚少。他對家人表示,看到猶太人的厄運,深感同情,這是很自然的;幫助他們也是應當的。此事讓世人知悉看似巧合意外,卻有上帝的美意:起因於他1997年在美過世,擔任新聞工作者的女兒於訃文簡短一句提到,其父親在二戰時曾面臨德國祕密警察持槍威脅,拯救猶太人朋友;這卻引發猶太團體關注詢問與調查。經女兒何曼禮深入追查發現,父親在擔任駐奧地利總領事館館長那兩年中,頭一年就至少簽發了4000份「生命簽證」給猶太人。到底何鳳山拯救了多少猶太人的性命?實際人數不易確認。2011年格林出版、新聞局推介的中小學優良課外讀物《在黑暗中舉起火炬──何鳳山的故事》,描述何鳳山在一年半內,就幫助了七千名猶太人。以色列政府於2000年授予何鳳山最高榮譽象徵的「國際義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稱號。

44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