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驛於猶

已更新:1月6日

藍逸明 聖經教師

一九八一年,由於華神出版的一本書《使萬民作我的門徒》/Richard R. De Ridden, Discipling the Nations,它曾提到基督徒忽略向猶太人傳福音的責任,這使我開始思索、關切猶太人救恩的問題。我關切猶太人救恩的負擔未曾淡化過,中間經歷從事美術教育十年、在華神接受聖碩的神學裝備及一年在英國萬國宣教學院(All Nations Christian College)受訓。若各位有興趣,細節容茶餘飯後再述。我可見證這漫長的預備期有神的美意。至少在任教中我盡了一點為人子女在家中的責任,以至於當我離開父母親時,他們雖捨不得也不會太難接受。


恰如其分

神起初選擇猶太人,是因祂愛他們(申七:7~8),從救恩的角度看,他們被選是要作神啟示、祝福的渠道。有些人(包含一些基督徒)「太愛」或「太不愛」猶太人,這兩極化的反應都叫猶太人跳腳、受不了或要他們的命。一次,我一個信主的猶太朋友去集會,遇見一基督徒,這基督徒很驚喜的問猶太人,他是否可以摸他﹙猶太人﹚一下,他這一問叫這猶太人倉皇而逃!另外,信主的猶太弟兄馬可告訴我,有一次,他慕道的母親﹙是位畫家﹚被邀請去教會聽道,沒想到教會的牧師正傳講教會已取代了以色列的論點,神已結束與猶太人的關係。他母親一氣之下,拿起講台上插花的水瓶朝牧師頭上澆下去。猶太人恰如一般人,他們需要認識耶穌基督這位將人從墮落的捆綁帶入榮耀釋放的主。同樣的他們需要悔罪被聖靈重生,才能愛主服事主。猶太人不同於一般人,在文化和思想上猶太人和一般人有不同,因此在傳福音給猶太人若能注意到異同處,即易能掌握恰如其分。


在猶太人中

唐崇榮牧師曾提及,當我們在高等文化中間傳福音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反應很遲,顧慮很多,抗拒力很強。但是當這些人克服了一些客觀的條件以後,他們向神的道降服,他們的信仰就穩固了﹙註一﹚。我想猶太人有不少是在唐牧師所提的範疇中,同時也是猶太人信主的困難之一。信主猶太人也是向他同胞傳福音的宣教士羅摩西(Moishe Rosen),他曾說過,基督徒和教會唯一能給猶太人的只有基督。猶太人平均所受教育的年限往往比一般人多了兩年半,他們在醫療、農業和其他科學等方面皆對世界有不少的貢獻,他們所需要的是基督耶穌。我能同意這位宣教士所說的,大抵上我的猶太朋友各方面狀況都算不錯,唯缺主基督,故我所能提供就只有基督並祂的釘十架。

我認識猶太人的經驗,分別在倫敦與格拉斯哥兩地所認識的猶太人。猶太人分散在全世界,當然會因居住地域不同而有不同的特色或傾向。我住在猶太人中間、在他們當中學習、工作(我透過以前的專業,藝術去接觸、認識這方面的猶太人)和休閒的地方(去參加以色列民俗舞蹈並他們的慶祝活動)去與他們建立友誼並傳福音給他們,例如:在猶太老人院教繪畫的情形。感謝神,讓我有機會以畫、神的話會猶太朋友。

世俗和自由派的猶太人與正統派的猶太人和極端嚴謹的宗教性猶太人(Ultra orthodox Jews)對福音的反應各有不同。世俗猶太背景出身的信主猶太弟兄馬可,神呼召他在自己的同胞中傳福音,他主要的對象也是世俗性的猶太人,他說一些年輕的猶太學生最常問的問題是,為什麼不能與女友同居,(他們很少會問到以賽亞書五十三章是否是指著耶穌基督說的),在過去幾年內他帶領了十六位猶太人信主,他歸榮耀給神,他說也許在未來的兩年內他可能一個果子也沒有。當他碰到我那嚴謹宗教性(正統派)猶太朋友拉結時,真是秀才遇到兵,拉結第一眼瞧見馬可,就開始炮轟他,氣得馬可吹鬍子瞪眼睛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極端嚴謹的宗教性猶太人像群居在倫敦Stamford Hill的猶太人,他們對福音的反彈就相當強烈。他們有可能當面將福音單張撕掉,有的還叫基督徒下地獄去。這時候就需要用以賽亞書五十章七節說:「我硬著臉面好像堅石,我也知道我必不至蒙羞」來鼓勵自己繼續下去。雖在英國我所接觸的猶太人朋友,大多數是嚴謹的宗教性背景,但感謝神,仍讓我有機會與他們建立友誼並談道,雖然我有時候與他們辯得面紅耳赤(我發現自己也受他們影響,會開始為自己應有的權利據理力爭。)但盼望竭力爭辯(猶大書3)後,願聖靈動工而贏得他們的心。

而從在猶太人群集的區域逐家佈道到友誼佈道是有一段距離的,逐家佈道時,他們會清楚我們的來意。友誼佈道時,我們的猶太朋友會在逐漸適合狀況下知道我們的工作。當然,他們會有一定程度的忍耐與接受我們的職分。我們也在可能冒失去友誼的危險下傳神的道,在這情況中,舊約中預言彌賽亞的經文是我們談道常用的。另外,一些猶太人尊重他勒目過於聖經,這時候我們就要鼓勵他們回到聖經本身。而有些猶太人以善行代替贖罪祭,也是我們在談道中需要向他們挑戰的(註二)。

為了不讓猶太人認為我們傳福音、逐家佈道「專攻」「老弱婦孺」,我們有其他方式接觸猶太人,例如:與他們在傳播媒體上辯論,從這樣的的辯論中,常常出現兩三個人同時發言,那真的要頭腦犀利、反應快,否則很難在這唇槍舌戰中生存,特別他們對當中信主的猶太人是毫不留情。網路上傳福音也是一個可行的方式。


活在猶太人中

猶太人是好客的,只要他們當你是朋友,他們是熱情的。不過有些猶太人是很沒有時間觀念,特別是從以色列地來的猶太人(請也要耐心以待)。我認識一位猶太女士,她當我像女兒一樣。我常常和她一起過安息日,一次,她生病近一個月,我作了菜給她吃,她感動我所作的,不過因我用的肉不是猶太商店買的,沒有合乎猶太人食物的規條,她還是送給她的鄰居了。她常半開玩笑說,我不要想勸她信基督,但我想,神沒放棄,我也不放棄。

另外,我認識一位猶太律師勒思理,要設立一探訪老人基金,特別是獨居的老人,他說生意人應與教會合作,以服務這些老人,教會出人力,生意人貢獻財力。我覺得這是好主意,同時也心裡納悶他為何沒找猶太團體幫忙?我和信主的猶太人談,他們都勸我要靈巧像蛇,猶太人也可指控我試圖用善行去勸人歸向基督教,我希望這事不至於是如此複雜。勒思理感謝我去探訪他多年的好友史丁,然而盼望勒思理能體會基督徒所表達的關懷與猶太人所強調的善功之間的大不同,希望他能瞭解基督是我們愛的源頭。我們需要禱告,能有智慧,靈巧像蛇,願我們親愛的大牧人時時成為我的蔭庇。


熬在猶太人中

在我心中有一個疼,我希望不是永遠的疼。猶太人與教會的關係在過去教會歷史一直處在張力中,特別是信主的猶太人與教會的關係。有些信主的猶太人認為教會不了解他們。他們想建立一個猶太的教會,這些基督徒先以建立Messianic Fellowship為開始,之後希望成立一個有非常濃厚猶太背景的教會。我並不太掛慮這樣的教會成立,只要他們是以基督為中心的,不高舉人的傳統過於聖經中的教導。只是我的隱憂是,往往在這樣的團體中,不容易看見如此清楚的優先次序,以至於過分強調猶太人的身分而模糊了福音真理。最後,願我們這驛動的心,可以全然在神的掌控中,全然委身順服在祂所託付我們的職事上盡忠。


(註一) 請參閱唐崇榮著,《墮落與文化》﹙新加坡:探索者福音機構,1997﹚51頁。

(註二) A.D. 70聖殿被毀,法利賽人強加他們的系統在猶太人宗教教義,Rabbi Jochanan ben Zakki “We have an atonement (Halachah—deeds of mercy) which is equally as good as altar.” 他們無法給神獻祭,因此他們給神別的,像好行為。但他們卻不問神是否有為他們預備,神已預備新約是寫在人心版上。人可與神合好藉著神所所預備的。他們預設神會接受他們所給的,人常給神不是神要求的。

22 次查看0 則留言